|
|
|
|
|
|
|
|
|

 

 

 行业动态
中国输美新技术打开能源合作新局
发布日期:[2011-5-13]    共阅[3194]次

美方在中美新能源合作中单方面受益心态,是双方在该领域合作可持续性的薄弱环节。美国研发,中国提供后援,然后花费大价钱引进的单向分工与转移的做法不应再继续了。这次绿色合作伙伴四方合作协议,中国是输出方,让我们信心大增:我们有能力在能源技术领域取得局部优势,而这能让中美双方合作建立在更平衡的基础上,实现更大程度的互利。

正值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举行之际,河北廊坊市政府、新奥集团与美国夏洛特市政府、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联合签署了《中美绿色合作伙伴四方协议》。在2009年10月新奥—杜克光伏能源领域合作协议、2011年1月新奥—杜克《关于协同建设未来能源技术示范平台之合作备忘录》等前期合作的基础上,协议规定四方将在生产和存储清洁能源、智能电网技术、高效能源解决方案等方面展开合作。协议涵盖五项技术:太阳能发电及新的yabovip2设施试点、智能电网及泛能网的建设与优化、居民用能管理与服务、社区电能存储能力测试、系统能效及整体能源解决方案。这项协议成为2008年《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下的绿色合作伙伴计划框架》签署以来双边新能源合作的一项突出成果,也是两国间第一次通过政府与企业各自结对的形式开展的新能源合作。这项协议,让我们看到了中美以往历次战略与经济对话共识转化为实际经贸合作成果的前景,尤其在这项合作协议中,中国不是新能源技术输入方,而是输出方,更令人始料不及。

在当今世界,中美分别是能源消费总量和人均能源消费量均遥遥领先的国家与能源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两国市场规模能让现代产业获得至关重要的规模效益,仅此一点,已足以保证两国能源合作对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结构及其环境影响的重大意义,更不用说引进、开发先进能源技术对我们环境、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性了。

正因为如此,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建立之日起,能源合作就被列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合作领域:2006年首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发表了题为《一次与中国的广泛对话》的署名文章,提出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三个磋商领域,其中第三项便是“提高能源安全和改善环境”。在2008年6月的第四次战略经济对话中,“能源和环境合作”被列为第三个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合作领域,双方签订了能源环保十年合作框架。在同年12月的第五次战略经济对话中,双方将“能源与环境合作”列为第二个重点合作领域,就十年合作框架下五大目标的行动计划达成了一致。五大目标包括:清洁、高效和有保障的电力生产和传输;清洁的水;清洁的大气;清洁和高效的交通;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保护。中美签署了《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下的绿色合作伙伴计划框架》,双方有关绿色合作伙伴签署了《关于建立绿色合作伙伴关系的意向书》,这些伙伴包括:华电集团公司与未来能源控股公司(清洁能源发电);重庆市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电动和插入式混合动力汽车);江苏省无锡市与堪萨斯州威奇塔市(清洁的水和大气);唐山市曹妃甸新区与美国浮海风电有限公司(风能);大连港和西雅图港(绿色港口);四川省绵竹市与堪萨斯州格林斯伯格市(灾后绿色重建);华东师范大学与杜兰大学(湿地研究)。

在2009年11月奥巴马以总统身份的首次中国之行中,能源合作顺理成章成为重要议题,双方联合声明为此专门列出了一节“气候变化、能源与环境”。其中使用了这样的语言:“双方欢迎中美可再生能源伙伴关系的启动。”“鉴于两国相加市场规模巨大,中美可再生能源的加速利用将在全球范围内极大降低这些技术的成本。”

在刚刚结束的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后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两国还将于双方商定的时间举办能源政策对话、油气工业论坛、可再生能源产业论坛及先进生物燃料论坛。

美方之所以力主将能源合作、特别是新能源合作放到如此重要的地位,固然考虑到了互利因素,但重要动机之一是认定己方在能源领域占有巨大技术优势,在新能源领域优势尤为突出,抬高此项议题地位有利于占领中国市场,并充分利用中国市场的规模效益、高成长、成本优势等提高美国新能源产业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保尔森在第二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对媒体放话就说得很清楚: “目前讨论的是要有什么样的标志性成果,采取什么样的步骤来让人看到我们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他所说的“让人看到我们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就是强调要取得让美国社会认可的成果,能源技术正因美国占优势而被视为潜在的“路标”式成果。

美方这种企图单方面受益的心态正是中方忧患之所在,更是双方合作可持续性的薄弱环节。2009年奥巴马访华两国发布联合公报后,我曾以“中美能源合作需避免单向思维”为题撰文,提出中美在能源领域的技术合作不能成为单向的分工与转移,美国研发,中国为研发提供后援,然后花费大价钱引进。这种与平等互利原则背道而驰的做法不应再继续了。毕竟,历史教训一次又一次证明,只有互利的合作才是可持续的合作。而从廊坊/新奥-夏洛特/杜克四边协议来看,中国企业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技术进展出人意料,以至于这么快就能成为对美国行业巨头的技术输出方,我们的忧虑当可减轻不少。须知杜克能源公司是1899年成立的百年老店,目前是美国最大电力公司之一,跻身财富全球五百强,业务覆盖北美和拉美市场。新奥能向杜克能源公司输出自有技术,这项成果不可低估。加上无锡尚德等公司开拓国际市场的成果,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直接投资的进展,我们大可不必过度低估中国企业的创造力。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完全有能力在能源技术领域取得局部的技术优势,从而使得中美能源合作建立在更平衡、更可持续的基础之上,实现双方更大程度的互利。

 

 
 
Copyrights ® www.jstaiha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泰航电器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 江苏省泰州市江洲南路12号 邮编:225300
电话(T:0523-86821699  86568040   传真:0523-86550082  Email:yewu@jstaihang.com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1028184号